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老师的奴隶男
老师的奴隶男

老师的奴隶男


  「夏老师,从这个学期开始,你负责初

  三七班班主任工作……咳……」教导主任——戴红,
  故作威严的咳嗽了一下,一本正经道,「我知道
  这个班不好带,但这是校委会的决定,也是党组
  织对你的信任,年轻同志要勇挑重担,发扬老一
  辈不怕吃苦的精神和光荣传统嘛,咳咳……」戴
  红一脸装B的表情,心里却在偷笑,『你不是能吗
  ,你不是优秀教师吗,你不是爱出风头吗,年轻
  同志一点都不懂得低调,不懂得尊重长辈……小
  妖精,看我怎么整你……』

  「好的,戴主任请你放心,我会努力带

  好初三七班的,不辜负校委的信任……」夏凝冰
  娇颜上挂起一丝妩媚的笑容,心里却恨恨道,『
  装B,缺异性的老女人,跟我扯什么高调,我会让
  你知道,本小姐是得罪不起的,哼……』……
  ……

  ……

  ……

  「嗡嗡嗡……」刚到楼梯口,就听

  见教师里的喧闹声,「咳咳……」戴红皱了皱眉头
  ,同时心里一阵偷笑,『看你怎么管理,小妖精
  !』

  qlzt原创

                 )

  ……



  「凝冰,求你,别这样对我!」一个西

  装革履,很帅气的男人,跪在夏凝冰脚下,哭泣
  的哀求着,「我什么都依你了,求你给我留下一
  个男人最起码的尊严……」

  男人叫陈英杰,是夏凝冰的大学同学,

  家里是做连锁酒店生意的,在山城算个不大不小
  的富家子弟。人也长得帅气,是标准的高富帅,
  大学时代有不少女孩追求他,可他却对夏凝冰情
  有独钟,一直苦苦追求。

  为了讨好夏凝冰,大学毕业以后,他用父

       亲给他创业的资金给夏凝冰在山城买了一套两居

  室,还买了辆奔驰MINI给夏凝冰用,几年来的苦
  苦追求,终于得到了回报,夏凝冰终于答应和他
  交往,但……条件是,他不能干(台北情色网757H)涉夏凝冰的私人生
  活,他毫不犹豫同意了……

  没想到,这是一场噩梦的开始,夏凝冰所

  谓的私人生活,竟然是……

  每次看到那些男人,女人,像狗一样匍匐

  在夏凝冰脚下,被她肆意的玩弄,虐待,陈英杰
  心里就堵得慌,说不出来是种什么感受。

  他觉得夏凝冰有些变态,她不喜欢正常的

  **,她喜欢别人用嘴伺候她,喜欢高高在上骑
  在男人的嘴上,或者坐在沙发上双腿夹着男人的
  头,让男人伺候她的私处,交往快一年了,陈英
  杰每次和夏凝冰的『性生活』都是这么完成的。
  目前为止,自己的那个东西一次用场也没派上过……
  ……

  他和夏凝冰也吵了几次,闹过好几回分

  手,可每次过不了几天就老老实实的回来,跪着
  给夏凝冰道歉。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这么贱,就
  离不开这个邪恶的女人……

  认命吧,陈英杰无奈的想,谁想到自

  己一次次的妥协,换来的却是夏凝冰的变本加厉
  ,现在,她居然要让自己当她的奴隶,要让自己
  象那些变态一样,当她的狗,舔她的脚,舔她的
  鞋,被她鞭打,践踏,甚至喝她的『圣水』……
  ……

  ……

             (qlzt原创)
  「尊严?……」夏凝冰嘴角好看的撇

  了撇,美目中带着浓浓的不屑,「你以为你还有
  这东西吗?你以为你还是个男人吗?哼!看看你
  现在的样子!你以为跟他们有什么区别吗?」说
       着玉足在脚下一个正为她按摩足底的奴隶脸上使

  劲踩了踩……

  「嗯嗯……」脚下的男奴使劲仰起脸

  迎着夏凝冰的足底,一脸幸福之色……

  「你想要尊严吗?」夏凝冰戏谑的

  问男奴道。

  「奴才不要,奴才就渴望做主人脚

  下的贱狗,一辈子被主人奴役使用……

  」

  「咯咯……」夏凝冰一阵戏谑

  的娇笑,「你配吗?贱货,一辈子?……玩你几天
  就是你的福气,贱狗……」

  「呜呜……」男奴被夏凝冰羞

  辱的一阵兴奋,那个东西激烈的痉挛起来,他虔
  诚的匍匐在地,「咚咚咚……」卖力的给夏凝冰
  磕头,「是,是,奴才谢主人恩赐……奴才一定
  好好表现,求主人恩赐,多使用奴才几天,呜呜」
  「哼!」夏凝冰轻蔑的哼了一声

  ,翘起玉足,在陈英杰想下巴上挑了挑,「看见
  了吗?你以为谁都可以做我的奴隶?你知道多少
  人求都求不到这个机会吗!哼!你要搞清楚你的
  位置,陈英杰!你以为是我在求你吗?不愿意,
  你可以滚啊……」

  「我……我……」陈英杰跪在夏

  凝冰脚下羞愧的无地自容,『是啊,是自己离不
  开她,非得回来找她,非要跪着求她,非要犯贱
  ,难道我真的很贱吗,难道我真的和那些……那些
  变态一样吗……可是……』

  「你什么你!」夏凝冰有些不耐

  烦,玉足狠狠在陈英杰脸上踹了一脚,「我再问
  你最后一次,愿不愿意做我的奴才!」

  「我……我……愿意……」陈英

  杰委屈的眼泪刷刷的往下掉,他觉得自己太屈了
  ,那么多女孩追求自己,他不要,非得选择这个
  邪恶的女人。明明十分后悔,可却又偏偏离不开
  她。哪怕她这么欺负自己,这么羞辱自己

  「什么?我听不见?」夏凝冰挑

  了挑眉。

  「我愿意……」陈英杰羞愧的低

  下头道。

  「愿意什么?」

  「愿意……愿意做……做你的……

  你的奴隶……」

  「我怎么看你那么不愿意啊?

  恩?!你哭什么,你妈死了!贱样!看着我就烦
  !」夏凝冰狠狠在陈英杰头上踹了两脚,「给我
  滚出去跪着,想清楚了再进来,别给我摆个臭脸
  ,贱货!」

  ……

  「咚咚咚……」脚下的男奴依然

  在卖力的磕着头,隔着厚厚的地毯都能听到他磕
  头的咚咚声,脑门上青了一大块。

  「你叫什么,贱货?」看见脚下

  的奴隶如此虔诚,夏凝冰很是受用,她很喜欢这
  种被膜拜,被敬若神明的感觉。抬起玉足使劲的
  踩在男奴头上问道,她喜欢这种压迫的问话方式
  。

  「回主人话,奴才叫龚伟!呜

  呜……」龚伟的脸被踩的贴在地上,他匍

  匐着不敢稍动,身体因为兴奋而微微的颤抖,『
  主人高贵的玉足踩我的头了……』

  「我让你停下了吗,恩?!」

  「呜呜……是,是,奴才该死,

  奴才该死!」听到夏凝冰不满的质问,龚伟立刻
  一个激灵,头上顶着玉足的压力,奋力的又磕起
  头来……

  「哼!」夏凝冰使劲的踩着龚伟

  的头,美目中挂着一丝戏谑的笑意,她倒要看看
  这个贱货这样能坚持多久……

  头上的压力越来越重,腰、背

  、腹部、脖子,都酸痛的厉害,已经麻木,僵硬
  。龚伟极度开发着体内的潜能,他觉得自己快晕
  了,只有那玉足不时传来的诱惑气息刺激着他不
  断的坚持……

  越来越慢,越来越慢,龚伟觉得

  自己渐渐的失去了知觉,失去了意识,完全是麻
  木机械的坐着磕头的动作,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主人没叫我停呢,我必须坚持!』不知道过了
  多久,不知道什么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
              怎么昏死过去的
  ……

  ……

  等他迷迷糊糊的醒来的时候,首先

  映入眼帘的是一双芊美绝伦的裸足,足跟圆滑细
  润、玉趾玲珑剔透,足弓曲线优雅……

          而这双玉足正被一双美丽的玉手捧
  着,仔细的揉捏着。玉手的主人是一个秀丽柔美
  的女人,年龄大概是25、6岁,是夏凝冰的私人女
  奴——小莲!

  也不知道那来的力量,龚伟一骨碌爬

  了起来,恭敬的匍匐在夏凝冰脚下,「主……主人
  ,奴才……奴才……」

  「恩……」夏凝冰正享受这小莲为她

  准备的饭后水果,看见龚伟爬了起来,冷漠道,
  「死奴才,给我磕头居然能睡着了,你很不愿意
  吗,恩?!」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夏凝

  冰不满的语气,让龚伟一阵惶恐,尽管身体快要
  散架了,他又拼命的磕起头来。

  「哼!」夏凝冰不屑的哼了一声,

  继续享受着水果,和小莲的按摩。看着龚伟一次
  次的瘫倒在地,又一次次努力的爬起来给她磕头
  ,夏凝冰美目中浮起一丝戏谑、夹杂着轻蔑的笑
  容。

  「很好,我喜欢虔诚的奴隶……」夏

  凝冰玉足挑了挑让小莲跪在一边,对龚伟命令道
  ,「过来,给我揉脚,奴隶!」

  「是,是!谢主人恩赐!谢主人恩

  赐!」听到夏凝冰的命令,龚伟激动不已,颤抖
  的在地上跪挪了一下,双手颤抖的捧起那双绝美
  的玉足,一股强烈的电流从手上传遍全身,那股
  说不出的酥麻感,顿时让龚伟精神百倍。

  「想做我的私奴吗,贱狗……」夏凝

  冰玉足戏谑的在龚伟脸上蹭了蹭问道。

  「嗯嗯……奴才……奴才做梦都

  想……」龚伟浑身一阵酥软,身体微微的哆嗦着
  ,「奴才渴望一辈子匍匐在主人脚下,做主人忠
  诚的贱狗!」

  「咯咯……很好,我喜欢忠诚

  的狗」夏凝冰一阵妩媚的娇笑,玉足把龚伟的头
  踩在地上,「看在你这么贱的份上,主人就恩赐
  你个机会……」

  「谢主人!!谢主人!」龚伟激

  动的一阵颤抖,「奴才愿意为主人去死!」
  「很好!」夏凝冰玉足使劲在龚

  伟头上踩了踩,美目中闪出一道邪恶的光芒,「
  鸿皓私立中学,教导主任,叫戴红,这个人得罪
  主人了,我要你去打断她一条腿!」

  「……」龚伟身体一僵,『

  这可……可是犯罪啊……』

  「怎么了,害怕了?」夏凝冰

  不屑道,「你不是愿意为我死吗,贱货,恩?!
  这么点事都不敢做?!」

  「奴才……奴才……」

  「哼,机会给你了,做不做,

  自己好好想清楚!贱货!」夏凝冰抬起玉足在龚
  伟头上踢了一脚,冰冷道,「现在,滚吧!」
[完]